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第五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阿輝去了日本之後﹐他就好像在這個世界消失一樣﹐完全聽不到他的消息。沒有send過信給阿晴和阿胡﹐當然他們兩個都很擔心他﹐由其是阿晴﹐這一陣子都不可以專心工作﹐差點兒給炒添。阿胡見到阿晴這個樣子都不知怎樣說﹐其實阿胡在公司早就打聽到阿輝的消息﹐但只是工作上的消息﹐說給她聽都沒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年很快就過去﹐而阿輝仍未有消息。只知道他現在正忙著做一個新遊戲﹐沒有聽到他會不會回來香港﹐阿胡還聽到阿輝可能留在日本不回來。這個消息令到阿胡都不知應不應該說給阿晴聽。由上個禮拜開始阿晴就開始想做一個party歡迎阿輝回來﹖想到這裡﹐阿胡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阿胡去阿晴(其實是阿輝家)家吃飯。阿胡行到門口的時候就聞到一陣陣飯香﹐他按玲﹐阿晴就很快開門。

「阿胡﹐你來呀﹗快點進來。」

「嘩﹗」阿胡眼見廳裡的傢私全部換位﹐他感驚訝

「你想做什麼呀﹖為什麼你搬傢私﹖你沒事做嘛﹖」阿胡問

「換一些位置咋﹐想清潔一下嘛。」阿晴拿出晚餐出來

「清潔﹖不用吧。」阿胡對阿晴的動作感奇怪

「一定要﹗我想阿輝回來的時候有家的感覺嘛。」一講起阿輝﹐阿晴就興奮起來

「對呀﹗」阿胡點頭說

「你打不打聽到阿輝何時回來呀﹖」阿晴興奮地說

「這個KK」阿胡的不知怎麼說

「怎麼呀﹖打聽不到嘛﹖沒理由﹗你跟他是同一間公司﹐沒理由打聽不到呀。你是不是滿著我不跟我說。」

「我KK我KK沒有呀。我KK打聽KK不到呀﹐對KK不起﹗」

「你說謊﹗」阿晴叫

「我KK沒有呀﹗」

「還說沒有。你每一次說謊的時候都好似流口﹐你一定有事滿著我。快點說呀﹗」阿晴生氣起來

「好呀﹗不要那麼生氣。我說呀。我是打聽到他的消息KK」

「那有沒有說他何時回來呀﹖」

「這個KK」

「快點說啦~~~~」阿晴開始不奈煩

「阿輝他KK可能以後不會回來。」阿胡以拼死的心情去說

「KK不是真的KK沒有可能的。」阿晴搖著頭﹐太難以自信了

「只是可能﹐或者他會回來呢。這陣子他忙著做遊戲﹐所以會遲點回來。我知道就是這樣呀。」阿胡說﹐但見到阿晴不開心就後悔他說這些出來

「是呀﹗可能他會回來呢。他一定會回來呀。」阿晴開始自言自語

「對呀~~~~~~」見到阿晴這個傻樣都不知道應說什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日﹐阿胡帶著疲累的心情回公司。就在他進公司時聽到其中一個同事說﹕

「阿輝﹗你回來又不告訴我們﹐你真的不夠老友呀。」

「我昨晚才回來﹐又累喎﹐所以沒有通知你們。」阿輝笑著說

「阿胡見到你回來一定很開心呀。」

「他這個三級蟲一定會抱我﹐之後就鬧我為什麼不send mail給他。」阿輝太了解阿胡﹐阿胡聽到都覺得驚訝﹐應該過去呀

「死人頭阿輝﹗ ﹗ ﹗」阿胡叫﹐阿輝轉身過來見到阿胡就笑起來

「三級蟲阿胡﹗ ﹗ ﹗」阿輝叫﹐阿胡行過去抱一下阿輝

「死人頭﹐何時回來呀﹖」阿胡問

「昨晚。因為太晚﹐所以沒有通知你。」阿輝說

「幾晚都應該打個電話給我嘛。你的行李呢﹖」阿胡問

「在酒店囉﹐這個是你手信。」阿輝拿住一份禮物給阿胡

「聽說是好東西呀﹐是我日本朋友幫我買的。」阿輝靜靜地跟阿胡說﹐大概都知道阿輝買什麼給阿胡啦

「還以為你忘記添。謝呀﹗等一下﹐為什麼你住在酒店呀﹖你有家呀﹐為什麼不回去呀﹖」阿胡說

「我KK.」阿輝不知道說什麼

「怎麼呀﹖不想見阿晴呀﹖」阿胡問

「其實我KK」

「怎麼呀﹖吞吞吐吐﹐說啦﹗」阿胡真的想知道為什麼

「我只不過回來幾日﹐幾日後我就回日本呀。」阿輝說無關痛癢的話﹐令阿胡越急﹐還生氣添

「你還未答我的問題喎﹗」阿胡生氣說

「可能他要照顧他的日本女朋友呢。所以不回家囉﹐你知啦﹐阿晴在他家裡﹐不太方便呀。」其中一位同事說

「女朋友﹖」阿胡驚訝地說﹐什麼時候他拍拖﹖阿胡心裡想

「其實她KK.」阿輝想說理由的時候﹐有一巴聲音插入

「輝先生﹗」她用不太正確的廣東話說

「她是誰呀﹖」阿胡問

「她是我日本的同事。她叫留美。」阿輝說

「留美。就是她呀﹖」

「什麼她呀﹖」阿輝問

「輝先生﹐我們可以走呀。你要帶我去那裡參觀呀﹖」留美問。看來留美是第一次來香港喎。但為什麼她可以說廣東話呢﹖奇怪

「你最想去shopping﹐那我帶你去shopping啦。這位是阿胡﹐我跟你說過啦﹐他是我老死。」阿輝作簡單的介紹

「你好﹗多多指教﹗你的廣東話說得很好呀。」阿胡說

「我媽媽是香港人﹐而我爸爸是日本人嘛。所以我可以講一點點廣東話。」留美說

「原來如此﹗你今次來的目的是KK?」阿胡問

「我今次來是為本公司下個禮拜的遊戲展而來的。阿輝設計的遊戲日本非常受歡迎﹐所以我們將他的遊戲帶回來在遊戲展買。輝先生現在在日本非常受歡迎呀﹐很多雜誌要訪問他呀。」留美說

「我這個老友在日本是那麼受歡迎。想不到喎。」阿胡想不到阿輝在短短一年就已經成名

「留美﹐不要說得那麼誇張啦。」阿輝紅著面說

「我沒有呀﹗」留美叫

「好呀﹗我們要工作呀﹐等會兒一起吃午飯啦。」阿胡說

「好﹗等會見啦﹗」留美輝輝手就走去

「我就等會見再打電話給你去那裡吃啦。」阿輝說完就跟住留美走出公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吃午飯的時間到了﹐阿輝打電話來說留美還在shopping﹐所以她不去吃午飯。她說她請晚飯當賠罪喎。所以阿輝就阿胡就兩個人去吃。本來阿胡想叫阿晴一起去﹐他知道阿晴非常想見阿輝。但阿胡不知道阿輝想不想見她﹐還是算吧﹐下一次吧﹐如果有的話。

「你跟留美是什麼關係呢﹖」阿胡問

「同事囉。我在日本的時候是她幫我很多關生活的事。所以我們都變成為好朋友。」阿輝說

「你們不是拍拖嘛﹖」

「為什麼你這樣問呀﹖」阿輝反問阿胡

「不相信你囉。」

「是嘛﹗如果你想她是我的女朋友就當是囉。」

「那她就不是你女朋友啦﹐看你這樣說。」阿胡放心囉﹐阿晴還有機會

「每一次我說反話你先相信。奇怪的男人﹗」阿輝搖頭說

「我就是這樣啦。你什麼時候回家見阿晴呀﹖」阿胡問

「見阿晴﹖我沒有想過要見她喎。」阿輝說。難道阿輝已經忘了阿晴﹐阿胡想到這裡就氣起來

「什麼﹗不見她﹗你知不知道呀﹐她已經等你一年呀。當你去日本的時候﹐她每一天放了工就回家對著你送給她的模型發呆。有時候就對著電腦一整天看有沒有你send給她的信。上幾個禮拜就開始幫你家大掃除﹐好似知道你回來那樣。重有呀﹐在家裡不停地聽一首歌﹐我都聽到不內煩。但她只是說這首歌是你最喜歡的歌﹐每一次聽到都想起你﹐有時候還流淚添。在我肉眼看就只有這樣﹐我不知道她還做什麼事是關於你。但我知道她非常想念你。」阿胡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輝聽完阿胡說話當堂呆著。阿晴等他一年﹖不會吧﹖阿輝都不太相信﹐但見阿胡很認真地說又不像說謊喎。

「喂﹗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呀﹖」見阿輝呆著﹐阿胡以為阿輝不相信他說的話

「這個KK﹖﹗」

「我認識你那麼久﹐我有沒有跟你說過謊啦﹖」阿胡問

「那就沒有KK」阿輝說

「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﹐你自己回家看看囉。」阿胡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輝不是不相信阿胡說的話。只是不相信阿晴為了自己而做的事。他應不應該回家看看阿晴呢﹖正在阿輝想回不回家的時候﹐阿胡的手提響起﹐阿胡拿起電話﹐過了沒久阿胡開始變面﹐擔心的面。

「什麼﹗阿晴發生車禍﹗她現在在那間醫院呀﹖KK好好~~~我馬上來。」阿胡放下電話就見阿輝非常緊張的樣子

「阿晴她KK」阿輝自言自語地說

「你呀~~~跟我一起去醫院呀﹗」阿胡拉住阿輝出餐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他們去醫院途中﹐留美打電話給阿輝問他可不可以接她。阿輝說阿晴的事後就立刻問阿晴現在在那間醫院﹐她坐的士去。阿輝說那間醫院後就說不用來﹐但留美堅持要去醫院﹐阿輝只有讓她去。講完電話後的阿輝見到阿胡奇怪的表情。阿輝都知道為什麼他有這種表情。

「我跟留美說過我跟阿晴的事。還給意見我添。」阿輝說

「那她的意見是KK」

「她說要我回來跟她說清楚囉。」

「那為什麼今次回來不跟她說呢﹖」

「我KK其實想在遊戲展的時候後先說。但現在KK」阿輝搖著頭

「不用擔心﹐阿晴應該沒事。放心吧。」阿胡安慰阿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們到了醫院﹐就在醫院門口就見到拿著一袋兩袋的留美。他們就進醫院找阿晴現在的位置﹐原來阿晴已經由急救室轉了私人病房﹐情況還未清楚。他們找到阿晴的病房﹐干好醫生在她的病房出來。阿輝就問醫生阿晴情況如何。醫生說她有嚴重腦震盪﹐正在昏迷中﹐不知道何時會醒。大家聽到到感到驚訝﹐又其是阿輝﹐他心情非常複雜﹐又擔心﹐傷心﹐心痛﹐後悔。他坐在病房旁的凳上﹐低著頭一句話的沒說。阿胡和留美看到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﹐只好阿胡進去看阿晴﹐而留美就留在阿輝身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留美將她到戰利品放下﹐坐在阿輝隔離。留美看到他的褲子有一滴滴的淚痕。留美就知道阿輝是那麼著緊阿晴﹐那麼愛她。留美拍一拍阿輝當是朋友之間的安慰。阿輝刷一刷眼淚﹐抬頭望著留美﹐好像他已經沒事的表情。留美見到都放心。

「你要進去看他嘛﹖我可以在這裡等你。」留美說

「唔﹗」阿輝點頭後就進病房

「你真的沒事嘛﹖」留美問

「沒事。我不想阿晴醒來見到一個苦瓜乾的阿輝呀。」阿輝笑一笑就進去

「苦瓜乾﹖什麼意思呀﹖」留美想問之制阿輝已經進了病房還關門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輝進了病房﹐只見到阿胡和一位女孩。這位女孩跟阿晴差不多年紀﹐阿輝想她是阿晴公司的同事吧。

「阿輝﹐這是美兒﹐阿晴公司的同事。」阿胡作簡單的介紹

「你好﹗你就是阿晴說的阿輝呀﹖她常常提起你呀。」美兒點頭說

「是嘛﹖你一定是新來阿晴的公司呢﹖因為阿晴公司的同事我的認識﹐唯獨是你我就不知道。」

「我干干畢業出來呀﹐出來沒久就入這間公司囉。我只做了半年咋。」美兒說

「原來如此。」阿輝說

「美兒﹐當時發生什麼事令到阿晴她KK」阿胡問

「其實是這樣的﹐當時我跟阿晴車去遊戲展現場準備遊戲展的東西。在車上還跟我談笑。之後她就問今個遊戲展有什麼公司出展﹐那後我就說啦。講到你們公司的時候他就很緊張呀KK

〔什麼﹖他們總公司派人回香港參展﹐誰呀﹖〕阿晴問

〔聽說是香港人﹐只不過過去一年就有那麼好的成果呀﹐真的羨慕他呀。我還聽到他今次設計的遊戲在日本是非常受歡迎添。是一個愛情遊戲﹐沒有那麼好的日語都不知道怎麼玩。所以香港還未出這個遊戲﹐現在他香港分公司將這套遊戲變成中文版﹐在遊戲展發售。〕美兒說

〔是不是阿輝呢﹖〕阿晴說

〔我還聽到這位設計師還幫自己今個遊戲起了一個新的名字添。我記得是一首歌的歌名做遊戲的名字。但因為版權的問題先改另外一個添。你沒有看新聞嘛﹖〕美兒繼續說

〔我沒有呀﹐現在我先知道。但你知不知道那位設計師叫什麼呀﹖〕阿晴問

〔他們有兩個人的﹐一個叫本留美﹐另外一個就不知道呀。我都查不到。〕美兒搖著頭說

〔是嘛~~~〕阿晴感到失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們泊好車之後就去場地準備一切。我已經看到阿晴不太精神﹐總言之神不守舍啦。做完事之後就坐車回去啦。就在停車場出去的時候就發生意外了﹐因為當時阿晴還未按安全帶﹐所以先傷那麼重呀。」

「因為我阿晴先KK」阿輝開始責怪自己

「都不關你事。」阿胡說

「如果我早點說給她聽我回來參展﹐她就不會這樣啦。」阿輝說

「如果我早查到是你的話就不會這樣啦。」美兒說

「你們不用責怪自己。已經發生了﹐怪誰都沒用。現在應該想用什麼辦法可以讓阿晴醒。」阿胡說

「放心啦﹐我男朋友是這裡的醫生﹐還有這裡的院長是我KK怎麼說呢KK老朋友。等一下我跟他們說﹐他們會照顧阿晴呀。」美兒說

「干才那個醫生是你男朋友呢﹖」阿胡說

「嘻嘻~~~~對呀~~~~我現在就去跟他們說﹐你們就在這裡照顧阿晴啦。」美兒紅著面說﹐之後行出病房

「阿輝﹐你還好嗎﹖」阿胡說

「唔﹗我沒事。」阿輝點頭說

「阿胡﹐幫我一個忙。幫我送留美回酒店﹐將我的行李搬回我家﹐這是鑰匙。可以嗎﹖我想留在這裡陪她。」阿輝說

「好﹗我幫你﹗」阿胡接過鑰匙說

「謝謝你﹗」阿輝走過去坐在阿晴的床邊

「我們是老死嘛。不需要說謝謝。」阿胡說

「對呀﹗老死嘛。」阿輝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胡行出病房﹐見到留美差不多睡著。他拍一拍留美﹐她睡醒過來就立刻問裡面的情況。

「怎麼呀﹖阿晴還未醒﹖」留美擔心地說

「唔﹗我先送你回去。阿輝想留在這裡陪阿晴。」阿胡說

「好呀。回去吧。我要為明天的遊戲展做一些安排。」留美拿她的戰利品站起來跟阿胡一起走

「我幫你拿啦。笨手笨腳。」阿胡幫留美拿一些

「笨手笨腳﹖」留美不知這個四子詞語是什麼

「等會就解釋給你聽呀。」阿胡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胡幫阿輝送留美回酒店﹐那後就拿阿輝的行李回他們的家。而阿輝就在阿晴身邊陪著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