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第六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過了好幾天﹐阿晴仍然未醒過來。大家都開始擔心她會不會永遠不會醒。當然﹐在阿輝面前就沒有講過這些大吉利是的話啦。但見阿輝一日比一日瘦﹐大家都驚他會病﹐常常叫他吃東西﹐或者回家睡一睡。但阿輝不想離開阿晴﹐大家都沒辦法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日是遊戲展的最後一天﹐也是阿輝要去遊戲展做最後介紹他的遊戲。前幾天的是留美自己做介紹。因為今天有電視台做訪問﹐所以阿輝一定出來做介紹。阿輝都知道自己不可以這樣等下去﹐所以就回家睡一睡﹐洗澡﹐變回精精神神的阿輝﹐就去遊戲展會場。而他想出一個小主意﹐但要阿胡﹐美兒跟她的男朋友幫一幫忙。他們都不知道怎麼會事﹐但阿輝只是說叫美兒的男朋友在特定的時間開病房裡的電視﹐而阿胡和美兒就在這段時間趕去醫院。大家只好聽阿輝所做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電視台的人員都準備好﹐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開始。阿輝心情非常緊張﹐可能是他第一次上電視吧。而坐在一旁的留美都替他緊張。

「歡迎大家參加今年的遊戲展。大家應該玩得非常開心吧。今天是最後一天﹐而今天我要介紹一個又日本紅到來香港的一個遊戲。大家都希望這個遊戲快點有中文版本﹐是什麼遊戲呢﹖請大家看一看銀幕就知道呀。」司儀說完後﹐大家就看著銀幕。在銀幕中打出遊戲的名字﹐叫「我們是相愛的嗎﹖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幕一幕的情節令觀眾都很感動。播完預告片後﹐司儀又再次回到台上。

「大家應該對這套遊戲非常熟識。這套遊戲在日本非常受歡迎﹐很多少男少女都買來玩。大家知道這套遊戲是一位叫本留美小姐所設計﹐但你們錯囉。這套遊戲的設計人其實令有其人。這位設計人不是日本人﹐而是一位香港人﹐有請這個遊戲的準設計師出場。」司儀說完後﹐阿輝就慢慢行上台﹐阿輝非常緊張。他站在司儀隔離﹐司儀開始訪問他

「設計師﹐阿輝先生。我可以叫你阿輝呢﹖」司儀問

「當然可以啦。親切點嘛。」阿輝扮開朗地說

「不要那麼緊張呀阿輝。」司儀拍一拍阿輝說

「好好。」阿輝給司儀拍一拍之後就不緊張

「我聽說這個遊戲原本不是叫我們是相愛嗎﹖﹐是叫另外一個名字。是什麼名字呢﹖」司儀問

「是叫吻不到﹐愛不到﹐因為某些理由不可以用這個名字。可能這個名太長吧﹖」阿輝說

「其實在遊戲展第一日就買這個遊戲回家玩。我都覺得這個名字都蠻配這個遊戲。裡面的角色的名字原本是叫龍本 和玲子 ﹐但現在中文版就轉成阿輝 和阿晴 。是不是這個遊戲裡面的故事是你真實故事呢﹖」

「是﹐是我自己真實故事。」阿輝說﹐而心想著阿晴現在聽不聽到呢﹖

「那這位阿晴是不是你女朋友呢﹖」

「現在還未。」

「是不是跟遊戲一樣﹐男主角因為逃避所以去另外一個地方﹖」

「對﹐但現在我不會在逃避。」

「就好像遊戲男主角﹐你可以選逃避和不逃避。當然選不同答案就有不同的結局啦。大家記住買這套遊戲回來玩啦。現在我知道你想跟在醫院的好朋友﹐又是本遊戲的女主角說幾句話。你可以開始說呀。」

「其實不是說給她聽﹐我想說給大家聽這個故事。就是在遊戲裡面的我去了另外一個地方工作之後所發生的事﹐和這個遊戲的誕生。我的日本的時候﹐寫了很多信給她﹐差不多每一日都會有一封。但我一封都沒有send出去﹐當時我來的目的就是忘記她。但越想忘記﹐偏要你想起她﹐連自己都不可以控制。寫完信之後就對著她送給我的模型發呆KK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另一邊廂﹐阿胡和美兒干好到醫院。他們到阿晴病房﹐進去的時候就見到美兒的醫生男朋友勇俊已經開了電視。

「開始未呀﹖」美兒問

「干干開始﹐希望她會聽到啦。」勇俊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回到會場﹐阿輝繼續說﹕

「有一日﹐公司要我設計一個新遊戲。我想來好久都不知道設計什麼遊戲。在家裡對著電腦的時候突然想起她。我就用我跟她的故事設計一個愛情的遊戲﹐當我設計人物﹐地方﹐發生的事令到我帶回以前﹐我們開心的日子﹐好像她就在我身邊。設計好﹐之後做後期﹐好像我們的結晶等著完成。最後遊戲終於面世﹐這個遊戲一出就買得滿堂紅。我非常開心﹐之後我就跟公司說做一個中文版﹐公司都知道這個遊戲香港方面一定買得好﹐所以都給我做一個中文版KK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醫院裡﹐阿胡終於知道這個遊戲背後的故事。原來這個遊戲是阿輝想阿晴而做出來﹐他轉頭望著正昏迷的阿晴。阿晴的眼角裡流出一滴眼淚﹐阿胡見到就急起來說﹕

「大家看看﹐阿晴哭呀。」

「真的嘛﹖勇俊﹐真的﹐她的眼角有淚痕呀。」美兒說

「她聽到阿輝說的話﹐太好呀。」阿胡說

「希望她好快醒過來。」勇俊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家又繼續聽在會場的阿輝說話。

「本來今次回香港想跟她說其實當晚你入我房時候說的話我是聽到﹐只不過自己不知道怎麼辦。但我還未說她就有意外﹐現在在醫院昏迷不醒。我想在這裡跟她說聲我真的很喜歡她﹐我都知道你這一年過得好辛苦﹐而我也是這樣。當初我不應該去日本﹐應該留在你身邊。我知道你聽到呀﹐我真的希望我做完這個遊戲展之後去到醫院看到的不是昏迷的你﹐而是醒過來的你。」阿輝說完後觀眾們都拍掌﹐有些女孩都感動到流淚

「阿輝拿出那麼大的勇氣說這段話﹐我想在醫院裡的女主角一定會聽得到﹐而且會醒來。我就在這裡祝你們好像你設計的遊戲裡的結局﹐大團圓結局。」司儀說

「勇俊﹐你看看阿晴。她怎麼呀﹖轉來轉去。」美兒說

「等我看看KK大件事呀﹗美兒﹐幫我叫護士過來﹐還有院長。快點。」勇俊見阿晴有不對勁﹐就叫美兒找人來

「阿晴怎麼呀﹖」阿胡擔心說

「我都不知道﹐我只不過是實習醫生﹐我不可以斷定她怎麼樣。所以要叫院長來看看。」勇俊說

「他們來呀。阿胡﹐我們先出去吧。」美兒拉著阿胡出病房

「阿晴應該沒事吧﹖」阿胡站在房門口問

「沒事沒事﹐阿晴一定會沒事呀。」美兒說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另一邊廂﹐阿輝發表完之後就跟留美一起去醫院。阿輝知道阿晴會聽到他的話﹐她一定會醒來。他們到達了醫院﹐去到病房門口就見到站在門旁邊的阿胡和坐在長凳的美兒。

「你們為什麼站在這裡﹖阿晴她怎麼呀﹖」阿輝立刻問阿胡發生什麼事

「我都不知道﹗我們都等了好久呀。」阿胡說

「放心﹐一定沒事呀。我肯定。」美兒肯定地說

「對呀~~阿輝﹐阿晴一定沒事。」阿胡拍拍阿輝說

「一定沒事﹗」阿輝自言自語地說

「他們出來呀﹗」留美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勇俊跟其他人出了阿晴的病房﹐神色沉重。阿輝見到這樣就開始怕﹐阿晴是不是有什麼事﹖為什麼他們這樣的表情呢﹖阿輝不理他們直衝入阿晴的病房。入到病房裡﹐見到阿晴不是睡在床上﹐而是坐在床上。阿晴笑著望著他﹐阿輝見到她就流淚﹐他走到阿晴身邊抱著她。

「阿晴KK你終於醒呀﹐終於醒。」阿輝抱緊說

「阿輝﹐我聽到你說的話﹐全部聽到。」阿晴流著淚說

「真的﹗我知道你一定聽到。我知道~~~~」阿輝放開她說

「不過呢~~~~~」阿晴笑說

「怎麼呀﹖」阿輝滿腦問號﹐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呢﹖

「你干才說的話都好感動﹐之不過有少少亂囉。當時你一定很緊張呀﹐對不對﹖」阿晴說

「你睡著都聽得那麼細呀﹖你真睡還是假呀﹖」阿輝開玩笑說

「你懷疑我呀。」

「不敢不敢﹗只要你沒事就好呀。」阿輝再擁阿晴入懷說

「我當然沒事啦﹐有你在就沒事呀。」

「你們擁完了未呀﹖你知不知道還有人在這裡呀﹖」阿胡插入說

「喂﹗你都好不識做喎。見到我們這樣就應該出去等我們啦﹐幹嘛你要進來呢﹖」阿輝說

「是呀﹐為什麼你衝進來呢﹖由他們嘛。可能有kiss的鏡頭呀。」留美說

「對呀﹐幹嘛我那麼快就進來呀。等到他們kiss完再進來嘛﹐笨了添。」阿胡拍一拍頭說

「留美~~~~~」阿輝沒好氣地說

「她是誰﹖」阿晴問

「對呀﹗她是我日本的朋友﹐叫本留美。」阿輝介紹留美給阿晴

「留美才不是阿輝的朋友呀。她是阿輝的女朋友呀﹗」阿胡開玩笑說

「你說什麼呀你﹐三級蟲﹗」阿輝生氣地說

「阿晴﹐其實我真的是阿輝的女朋友呀。」連留美都玩埋一份

「留美呀~~~~~」阿輝哀叫起來

「你們說的話我聽不入耳呀。我知道你們想玩我和阿輝﹐但你玩不到我們呀。對嘛阿輝﹖」阿晴說

「這個KK﹖﹗」阿輝都不知道該說什麼

「我跟你說呀﹐阿輝是我的。沒有人可以搶走他的。」阿晴抱著阿輝說

「阿胡﹐不要玩呀﹗如果再說下去我怕我要住這裡呀。我才不想﹗」留美說

「對呀﹐那你就停呀﹗OK﹗」阿輝說

「阿晴﹐阿輝真的非常喜歡你。他在日本時有很多女孩想做他女友﹐但他都不理她們。這樣就知道他幾喜歡你啦。」留美說

「真的嘛﹖你在日本有很多女孩追呀﹐想不到喎。」阿晴望住阿輝說

「這是什麼意思呢﹖我呀KK都算是一位美男子啦。有女孩投懷送抱有何出奇呢﹖」阿輝好自豪地說

「你是美男子﹖﹖﹖」大家出奇叫起來

在醫院花園﹐阿晴和阿輝手拖手一起散步。沒有阿胡和留美兩個嘩鬼明顯地耳朵清靜很多。他們可以靜靜地享受二人世界。

「沒有兩隻嘩鬼真的變得很清靜。」阿輝說

「對呀﹗想不到留美的性格跟阿胡差不多一樣。」

「他們很襯呀。他們應該拍拖呀。」

「我們可以幫他啦。聽留美說她會調來香港分公司喎。那你呢﹖」

「我﹖怎麼呀﹖」

「你繼續在日本還是回香港﹖」

「我KK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晴心想留在香港啦﹐求求你﹗

「我回日本。」阿輝說

「什麼﹗回日本﹗」阿晴驚訝地說﹐阿輝不是為她而留在香港嘛

「對呀﹗我回日本。」

「那我怎麼辦呀﹗」阿晴放開他的手﹐帶點生氣的聲音說

「你怎麼怎麼呀﹖」阿輝其實知道她為什麼生氣﹐他只想玩玩她

「我呀﹗我KK我們又要分隔兩地呀。我不想呀﹗」阿晴抱緊他說

「我知 ﹐但我早就跟總公司說好呀。我一定要回日本呀。」

「我不想你回日本呀~~~~」阿晴叫

「那我要怎麼辦你先開心呢﹖」

「留下來囉。我不想再跟你分開。」

「如果我不可以留下來呢﹖不如K..你來啦。」阿輝說

「來﹖來什麼呀﹖」阿晴放開他說

「日本囉。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日本囉。」阿輝突然正經地說

「跟你去日本﹖」阿晴說

「對﹐你跟我去日本好不好﹖」阿輝拖住阿晴到手說

「我KK.」阿晴真的想說好﹐但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說﹐她覺得還有一些事將會發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輝從他的袋子裡拿出一小戒指盒﹐他打開就看見一隻戒指﹐閃閃的鑽石令到阿晴閉起眼來。真的有事發生喎﹐女人的直覺真的不可以看少。

「阿晴﹐嫁給我﹖然後一起回日本﹐好不好﹖」阿輝跪下來跟阿晴說

「你幹嘛﹖快點起來啦。我不嫁你我也可以去日本嘛﹖」阿晴興奮到開始亂說話

「我偏要你嫁給我呀。快點應承我啦。」

「你呀﹐正一王八蛋呀﹗快點起來啦。我嫁給你呀﹐OK﹖」阿晴不好意思說

「真的嘛﹖你沒有騙我呀﹖」阿輝立刻起來抱著阿晴問

「是呀﹐王八蛋﹗快點給我。」阿晴伸出手說

「是K.. 」阿輝拿起戒指﹐然後帶在阿晴的無名指上

「阿輝﹐我愛你呀﹗」阿晴抱緊阿輝叫

「阿晴﹐我都愛你呀﹗」阿輝跟阿晴一起叫起來

<<完>>